2020-06-18 09:20 起源:杨园三居 阅读:

“如果还有下一生,依然还是本来那句话,我为敦煌奉献一辈子是值得的,无怨无悔。”

有一位南方姑娘,在西北的敦煌大漠待了56年;

有一位学者,平时只做了一件事:研讨、维护和弘扬敦煌文化;

有一位耄耋老人,被冠以“敦煌女儿”的称号;

她就是原敦煌研讨院院长樊锦诗,是继常书鸿、段文杰之后的第三任“敦煌守护神”。

最近,樊锦诗获得“文物维护出色贡献者”国度声誉称号,并随后赴香港领取了第四届“吕志和奖——世界文明奖”。收获了诸多声誉,她却重复强调:“我不过是一个寻常人,所获的声誉实际上属于从事文物维护工作的全部群体。”

一辈子和敦煌连在一起

受喜好艺术的父亲影响,樊锦诗从小爱好徜徉在博物馆、美术馆,很自然地知道了敦煌,并对这个艺术宝库充斥向往。

1962年,樊锦诗和另外3名同窗一起,来到敦煌实习。那是她第一眼见到敦煌,傍晚下的莫高窟古朴庄严,远方铁马风铃铮鸣,好似敦煌千年的耳语。樊锦诗被它跨越千年的美震动了。

她和同窗们跑进石窟,看到大大小小的佛像雕塑和“天衣飞扬,满壁风动”的壁画,满心满脑只有:“哎呀,太好了,太美了!”

然而,与洞内的神仙世界、艺术宫殿形成鲜明反差的是,洞外的生涯艰难异常。

莫高窟位于甘肃省最西端,气象干燥,黄沙漫天,与世隔断,渺无人烟。虽然说对大西北艰难的环境有必定的心理筹备,但水土不服的无奈、上蹿下跳的老鼠后来想起仍叫人心有余悸。到处都是土,连水都是苦的,实习期没满樊锦诗就生病提前返校了,也没想着再回去。

没想到,毕业分配工作,樊锦诗却偏偏被“发配”到敦煌这片贫瘠的大漠。父亲担忧女儿身材吃不消,特地给学校写了一封信,恳求学校重新斟酌樊锦诗的工作分配。当时国度正在倡导学雷锋。“国度的须要就是我们个人的志愿。”樊锦诗说。她不愿说一套做一套,当国度真正须要的时候就把父亲搬出来。于是信件被樊锦诗悄悄“扣”了下来。就是这么一个单纯得近乎“傻”的想法,让她的命运一辈子和敦煌连在了一起。

命定的石窟“守护神”

“此性命定,我就是个莫高窟的守护人。”樊锦诗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随着莫高窟的著名度越来越高,不少人打起莫高窟的主张,想把莫高窟变成“摇钱树”。樊锦诗非常恼怒:“不是什么都可以拿来做交易的。”

为了给莫高窟撑起一柄维护的大伞,樊锦诗拿起了法律兵器。

在她的推进下,2003年,甘肃省国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同意公布实行《甘肃敦煌莫高窟维护条例》。此后,《敦煌莫高窟维护总体计划(2006—2025年)》也得以公布实行。樊锦诗曾在采访中语气坚定地说,不能让人随意动莫高窟。

有人感到她傻,有钱不赚,然而对于樊锦诗而言,她只想要守护敦煌,维护文物,把莫高窟完完全整地传下去。

她深知莫高窟会慢慢走向衰老甚至消散,这是不可逆转的自然规律。但她不愿任凭其灭亡,而是想措施尽可能延缓它的衰老,延伸它的寿命。

为了更好地维护莫高窟,樊锦诗积极谋求国际合作,首创了中国文物维护范畴国际合作的先河,将石窟维护从过去单一的挽救性修复,转化为体系地科学维护修复,使洞窟环境坚持安全稳固,最大限度地禁止或延缓壁画和彩塑病害的产生乃至最终劣化,做到防患于未然。她还在各大景点中对莫高窟率先实现限流。

经过几十年的尽力,如今莫高窟配备了高科技大数据监测中心,每一个开放洞窟和部分重点洞窟均安装了温度、湿度和二氧化碳传感器;在监测中心,装置了能够显示莫高窟窟区大环境、洞窟微环境、游客数量、参观线路、安防情形等多个内容的屏幕;24个屏幕组成的大屏上实时传送着各个洞窟和窟外情形的各种监测数据和画面,以便管理人员能及时懂得控制最新情形。

让千年瑰宝“活”得更久

1998年,樊锦诗担负敦煌研讨院第三任院长。一个尤为急切的命题摆在她面前:在自然环境损坏、洞窟本体老化与游客簇拥而至的三重要挟下,如何让这些存留千年的懦弱艺术瑰宝“活”得更久?

一个勇敢的构想在樊锦诗心中渐渐清楚起来——为每一个洞窟、每一幅壁画、每一尊彩塑树立数字档案,应用数字技巧让莫高窟“容颜永驻”。

2008年底,莫高窟维护历史上范围最大、涉及面最广的综合性维护工程开端实行。除崖体加固、风沙治理等基本性工程外,还要完成莫高窟149个A级洞窟的文物影像拍摄、加工处置和数据库建设,建设敦煌莫高窟游客中心,通过数字电影等现代展现手腕,给观众供给懂得敦煌的全新视角。